家居资讯

天幕神捕第五百七十章争执营养

2021-01-15 03:19:22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天幕神捕 第五百七十章 争执

宁月冷着脸,一声不吭的坐在会议室静静的等待。撑着手,整个身体弥漫着浓浓的死气。谢云会怎么样?他和海棠会不会直接被玄阴教杀死?谢云害的玄阴教四大高手全部折损,估计玄阴教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吧?

越想,宁月就越担心。那如浓雾一般的杀气弥漫开来,整个会议堂的温度一再降低。直到残刀和血手都齐齐打了一个冷颤,直到他们有点抵御不住宁月的气场。

“那个……鬼狐啊……”残刀有些尴尬的轻声一笑,“事已至此,你就算再愤怒再担心也没用,还不如冷静下来想想对策,你觉得怎么样?”

“我知道了!”宁月眼皮也不抬淡淡的说道,但一身的气势依旧不断的溢出不断的蔓延。

残刀苦笑,但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的与血手对视一眼,还是苦笑的低下了头。看来让宁月收起气势是不可能了,那还不如运功抵御着恐怖的压力。

又可以让搜索引擎不断收录其他的站内容“哒哒哒——”清晰的敲门声突然响起,门随即被打开。追月和余浪急忙的踏入房间,但是踏入房间的一刹那,两人身形不由的一颤。追月的绿豆眼惊疑的盯着宁月的背影,而余浪的脸上却刹那间挂起了浓浓的惊慌。

在余浪的印象中,宁拟制造事端被抓获。2013年1月23日月很少这么的心绪不宁和如此的心潮起伏。而那有限的几次,无一不是发生了和他切身的大事。能让宁月这么凝重的,绝对要命。所以余浪连忙来到宁月的身边坐下,满眼担心的望着宁月的脸色。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宁月突然间正了正身子,眼神扫过眼前的四人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昨天夜里,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联手突袭玄州天幕府总部。天幕府结界破碎,天幕死伤惨重,海棠和谢云被玄阴教主俘虏生死不知。”

“嘶——”余浪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号称永久不落的天幕结界……竟然被攻破了?但一想到出手的是水月宫主和玄阴教主联手也觉得可以理解。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皇上那里……有没有什么指示?”追月闪动着绿豆眼急切的问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的确出乎他的预料。

虽然知道玄阴教也许会报复,但没想到报复的如此激烈。摧毁玄阴教荒州分部,玄阴教就摧毁天幕府玄州总部。果然是他们的风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我还没有禀告皇上!”宁月轻轻的坐直身体缓缓的向后仰去,“皇上只要我们最快的速度剿灭玄阴教,如果什么事都要皇上指示皇上就算三头六臂也管不了一个国家。我叫各位来不是让大家惊叹于玄阴教的凶残手段,而是为了告诉几位……决战开始了!”

“什么?这么快?”一边的残刀在宁月话刚刚说完的瞬间猛然间脸色大变的接口叹道,“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这个时候对玄阴教开战,我们胜算几何?”

“五成吧!”宁月眼中闪烁着挣扎,还是冷冷的吐出了自己的估算。

“只有五成胜算?”残刀的心猛然间沉到了谷底,“不行,绝对不行,只有五成胜算,几率太渺茫了。要是失败了,我们将是皇朝的罪人,还是在做些准备吧……”

“我也想!可是……来不及了!”宁月长长地一叹,“草原胡虏虎视眈眈,我们时间不多了。原本我也想等到有七成胜算的时候再出手,但是,玄阴教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事实证明,他们可以击毁我们任何一个天幕府总部,除非那个总但始终未找到。家长找到9日早上6点左右部由我亲自驻守。”

“宁月!”突然,一边的余浪猛然间拔高了声线喝道,“你不是这样的……原本的你不是这样的!以前就算陷入再艰难的绝境,没有七成胜算你是不会出手。还记得在江南道,你在金余同手里被拿捏成这样,最后你都让商户与用户进行交互是有了七成的胜算才反击。宁月,你是不是膨胀了?”

“轰——”仿佛一道响雷炸开了宁月的头顶,在这里最了解的宁月的,是余浪!而宁月也在一瞬间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正如余浪说的,他也许真的膨胀了。

因为突破了武道,因为两次凭着武功打退了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所以下意识的以为,只有手执太始剑头顶丰谷盘,自己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但事实上,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的实力依旧那么的令人绝望。而他宁月的武功,还远没有到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地步。玄阴教主用玄州天幕府向宁月答谢,同样也告诉宁月,他的实力同样可以让天幕府飞灰湮灭。

冷汗细密的滴落,宁月刹那间反省了很多。而残刀等人也耐心的等着宁月调整状态。过了许久,宁月才轻轻的一叹,“看来两个天人合一无法抵御住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的联手。我决定,你们四人都留在凉州驻守凉州天幕府。”

“什么?如果这样安排,那荒州怎么办?”追月连忙问道。

“玄阴教在荒州已经没有什么势力了,他们也不太可能再拿荒州动手。再加上……荒州的守卫工作交给武夷派和九州武林盟吧。现在的我们,不知道玄阴教要下什么棋,而玄阴教也不知道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谁先出招!”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宁月连忙收起声音,回过头看着门口。果然,一道人影出现在房门之外,“启禀诸位大人,刚才有神秘高手向我们投了一封信,属下不敢耽搁特地送来。”

“快拿进来!”宁月连忙说道,属下推开门,将一封信递到宁月手中之后倒退着告退。等到门再次关上之后,宁月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展开信纸,仅仅看了一眼,宁月的脸色刹那间就变得铁青。

“三日之后,在九幽岭,玄阴教要拿海棠和谢云的人头祭旗!混账,混蛋!岂有此理——”宁月暴怒的拍着桌子,额头上的青筋浮现仿佛狰狞的蚯蚓在皮下蠕动。

“冷静,宁月,需要冷静!”余浪急忙安抚道,他知道宁月和谢云的感情是如何的深厚,也知道宁月是如何的重视兄弟情义。其实换做他自己,也可能暴怒的失去理智,宁月没有叫嚣着杀上九幽岭已经很难得了。

“玄阴教恨不得要将海棠和谢云挫骨扬灰,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他们为什么要送来信告诉我们?我想他们无非是想要鬼狐自投罗!”残刀冷冷的看着书信淡淡的说道,“可以肯定,九幽岭上,一定布下了天罗地,就等着鬼狐一头撞上去。”

“不止如此!九幽岭布满瘴气,易守难攻,鬼狐一旦撞上去就绝无生还的可能,而如果我们不去,这样也能打击天幕府的士气。

两者相较,取轻者。而且,这封信的内容还须保留可信度。也许……海棠和谢云此刻早已经遇害了,这封信无非是为了骗我们自投罗呢!”

血手的话刚刚落地,就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目光,仿佛火焰一般灼烧着灵魂。血手毫不避讳的看着宁月盯来的眼神,“这是玄阴教的阴谋,明知道是阴谋,我们就没必要上当!”

“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宁月一字一顿的喝道,眼神中,闪烁着浓浓的警告,“无论是谢云还是海棠,无论他们是生还是死,在没有见到尸体之前,我只会认为他们还活着。他们我一定是要救的,九幽岭,我是一定要去的!”

“鬼狐!不要义气用事!”血手似乎是唯一一个不对宁月怂的,无论宁月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修为。在武道之前如此,现在突破武道的亦是如此。在断绝了对海棠的念想之后,他再次回归到曾经的冰冷模样,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代表着天幕府,背后牵系的是朝廷。现在就算傻子也看得出来,九幽岭有埋伏你还一头撞进去?天幕府只有你一个武道高手,你的价值是不属于你自己的!”

“是么?”宁月轻轻的伸出手指,抚摸着眼前光滑的桌面,“我就是我,从来都是!我加入天幕府,但并不代表我的一切都属于天幕府……”

宁月的话让在场的三大神捕骤然变色。他们这时候才想起,宁月不是从天幕府训练营出来的,宁月的一切也不是天幕府给的。

“混蛋!”血手暴怒的拍案而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说的话,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如实向皇上禀告,希望到时候,你会有合理的理由向皇上解释!”

“解释?我需要解释么?你别忘了我的身份!不管你如何想如何不愿,我现在是皇命钦差,我的话就是命令。”宁月轻轻的站起身,缓缓的背过身,“从现在起,你们四个驻守凉州天幕府不得踏出一步,至于我怎么应对玄阴教,与你们无关了!”

“宁月!你……你竟然如此拿朝廷大计当儿戏,你不配做封号神捕!难怪军部会如此排斥你,甚至不惜请奏朝廷要将你拿下,你果然别有用心!”血手看着宁月离去的背影骤然间暴吼喝道。

长沙治疗白癜风医院
小孩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来宾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