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大魔头一觉醒来挺身而出营养

2021-01-15 03:20:15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大魔头一觉醒来 8 挺身而出

可怜的黄衫少女并不知道,南冥是故意挡在她的逃跑路线上,存心让她撞到的。

她只觉得自己笨拙又倒霉,这下是肯定跑不掉了,心中不由凄然。

却没曾想,一双瘦削却有力的手托在了她的臂膀上,温柔地将她扶了起来。

少女抬头,只看见一张极好看的少年的侧脸,那少年嘴角含笑,眼神清澈,声音温和地对她说:“你没事吧?”

一时间,她竟有些痴痴地愣了神。

南冥将黄衫少女扶好,转头看向那红绸罗衣的妇人:“这姑娘不过是个孩子,就算犯了什么错,夫人也不必这样对她。”

“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小子,这丫头是我养的女儿,轮得着你管?”

那妇人瞪了他一眼,也不再惺惺作态,直接上前扭住了少女的耳朵,“死丫头,还敢跑,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跟你讲,今天你要是不上去,就别想再进这个家门!你弟弟要是没了,你也别想好过!”

“不要,大娘,我不要去……不要啊!疼……”

“疼,你还知道疼?老娘让你更疼!”

红衣妇人更加发狠地拧起了少女的耳朵,少女一下子痛得哭出了眼泪来,口中不住求饶。旁边的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但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只是议论纷纷。

南冥眉头一皱,猛然伸手推开了那个妇人。

妇人被推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气得须发皆张,愤然破口大骂:“臭小子竟敢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老娘要你全家不得好死…1、进口市场…”

“不信。”

南冥斜乜了她一眼,觉得这蝼蚁真是有些聒噪,还是快点敷衍过去算了。

便对那黄衫少女说,“没事了,你不要哭。不如与我说说,到底因为何事,你母亲要这样待你?”

围观的人群也竖起耳朵倾听。

“我……我弟弟得了病,是被山里的毒兽咬的,大夫说……要仙药才能救命,家里就送我到云流学宫,说是只要过了药府的考试,就能得到一粒仙丹,可解百毒……”

少女抹干了眼泪,眼眶红红,不时仍抽泣一声,“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会死人的。我不想死,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说着,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地抱住了南冥的手,眼中泪光盈盈。

这时那地上撒泼的妇人却站起来,呸了一声骂道:“你这小妮子在这里装什么可怜?当初可是说得好好的,现在才来说不要,家族花了那么大代价给你移植的灵枢,你以为是白给的?我跟你说明白了,今天要是你弄不来那解毒丹,回去家里就把你那灵枢挖出来,给我儿子陪葬!”

黄衫少女身子一颤,双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胸口,她知道,自己移植的灵枢是在心脏部位的,人要是没有了心,又岂有能活之理?

她的目光不禁又望向了南冥。

在她看来,这位温文尔雅又刚直不阿的少年公子,是唯一可以救自己的人了……

“真是荒谬之极。”

南冥听罢一脸正气凛然,愤然拂袖,“为了救一人性命,竟要以另一人的性命作为赌注……好!你不就要那解毒丹吗?我替你取了便是,不要再为难这个小姑娘了。”

“……你?”

红衣妇人仔细打量了他几眼,似是不相信世上还能有此舍己为人之人,只是一愣便又不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这考场是人人能进的吗?看你这样子,怕是连初试都没进,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我再如何,至少身强体壮,不会比这小姑娘先坚持不住。”

——这倒也是。

妇人又是一愣,觉得似乎有些道理,本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现在这丫头死活不肯上台,能骗来一个傻小子帮忙也好。不然,若拖延到整场考试都结束了,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她摸出一个刻着“十二”的号牌,犹豫了一下却没递上去:“你话说得好听,但仙师怕是不会让你偷梁换柱……”

“我自有办法。”

南冥一把抢过那号牌,头也不回地就往台上走去。

“十二号,怎么那么慢?”

那主考的仙师瞥了他一眼,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哪怕拿着号牌的人连性别都对不上了,在他的潜意识里也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

只是考生的迟到让他有些不悦,语气也很冷淡,“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现在就开始吧!”

他如之前一样递出一粒药丸,南冥面不改色地接过,张口吞了下去。

然后就站着不动了。

一刻钟很快过去。

“你……通过了。”

考官望着南冥的目光充满了诧异。

这少年,竟是连一点解药都没配制,直接凭借自己的身体素质就扛过了毒性的发作……不过,这毒性真的有发作吗?为什么他的脸色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那可是凡人服后必死无疑的毒丹。

就算能用药草配制出一定效果的解药,也只能延缓一时,没有自己给予的解毒丹,最后还是要魂归天外。

想到这里,考官回过神来,抛给南冥一个白玉小瓶,里面有一粒火红的丹丸:“服下解毒丹,到一边候着吧。等待复试结束,我会带你们一同去拜谒府尊。”

他怕是想不到,南冥收了那玉瓶里的解毒丹,下台就扔给了那黄衫的少女。

少女怔怔地攥着药瓶,仿佛不敢相信他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做到了,看着南冥的目光有些担忧:“公子……你毫无悔罪表现真没事么?”

“无妨。”

南冥冲她洒然一笑,阳光破云洒落在他俊秀的面庞上,直如天神下凡。

见那妇人欣喜若狂地过来就要取走药瓶,他却伸手把她一拦,冷声道,“夫人且慢,我还有一不情之请。”

“你想如何?”

“我要与夫人做个交易,便以这解毒丹,换取这位姑娘的自由。”南冥望向黄衫少女,“我要她做我的侍女。”

“你说什么?”

红衣妇人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

——话儿说得那么好听,原来也是个登徒浪子?竟然连一个黄毛丫头都看得上,这世上果然没什么单纯的好人。

“小姑娘有你这样一个母亲,在你们家族怕也是命如草芥,倒不如跟在我身边,还能过得好些。”

南冥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感怀,似是想起了自身的境遇,温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发,问道,“你可愿意?”

“我……”

少女愣住了,这一辈子她还未遇到过如此关心自己的人,不仅肯舍命救了萍水相却是因为台湾发生风灾逢的自己,还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他为何对自己这般好?这恩情,怕是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便是给他做牛做马,她也是愿意的。只是做个侍女而已,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0 况且,这个如哥哥一般温暖可靠的少年,还长得这般好看……黄衫少女脸上浮现一丝绯红,声音细如蚊蚋:“我……我愿意跟着公子。”

“臭丫头……”

红衣妇人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似乎觉得有些不妥。

但是想到解毒丹还在人家手上,而她亲生的儿子就在家中病榻上奄奄一息,随时有可能归西。

不过是个过继的丫头罢了,她亲娘都死了,想必老爷也不会在意……

再说了,这少年攀上了云流学宫的高枝,日后说不好也是一个仙师般的人物,为了这么个碍眼的丫头得罪他,不值当。

她犹豫着答应了。

长沙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吉安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西宁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