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天庭小狱卒第一百四十二章进山第一更营养

2021-01-15 03:19:10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天庭小狱卒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山(第一更)

裴壮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山路难行,即便开车,想要出山找到最近的银行,也得三四个小时,而且现在这个时间,银行早就下班了,还得找那种有自动取款机的,再回来的话,又得三四个小时,肯定要超过晚上十二点。

田德旺摆明了是要人不要钱。

“田村长,钱我们肯定会还的,可是这么晚了,取钱也要时间啊!您没有账号,那您家里其他人有吗?”裴壮尽量和气地说道。

“没有!我说过了只要现金!”田德旺十分干脆的说道,好不容易能给他那傻儿子找一个媳妇,他岂会放弃到手的机会。

裴壮还想继续商量,刘浪却是摆摆手,让裴壮住口,然后自己向前跨了一步,“田村长是吧?”

“你就是帮裴壮还钱的人?”田德旺声音很冷,刘浪这种时候出来给裴家还钱,明显就破坏他田家的好事。

“没错,现金我没有,你如过给我卡号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四万块钱过去,两万块钱算是利息,怎么样?”两万和四万对刘浪这种身家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他主要是不想节外生枝。

裴壮已经说了,这田家是山村的大户,兄弟众多,自己如果用强,暂时可以把这件事压下来,但是等自己拍拍屁股一走,裴家可就要遭殃了。

“两万利息?”田德旺当着村长,可以截留一些扶贫款,所以家里条件不错,但两万块钱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不过田德旺转念一想,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即便再花四万,他儿子也娶不到小萌那样的媳妇,立刻拒绝刘浪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要现金。”

刘浪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哼了一声道:“别给脸不要脸。”

“在我田家庄还敢扎刺?是不是不想走了!”田德旺本来就对要搅和他儿子婚事的刘浪印象不好,一听刘浪语气不好,顿时来劲了。

随后,田德旺一声招呼,屋子里呼拉一下,出来十多个男人。

这些人都是田德旺的兄弟和侄子,明天田德旺给儿子娶媳妇,今天晚上这些人都在家里吃席,一听说外面有人捣乱,全都出来了。

在田家庄,田德旺兄弟七人绝对是村中一霸,嚣张惯了,即便刘浪是城里来的,他们也不在乎。

眼看着冲突一触即发,裴壮的脸都青了。

他咬了咬牙,小声跟刘浪说道:“真要打起来,我堵着门,你赶紧跑。”

“没事,真打起来,你在旁边看着就行。”刘浪根本不以为意。

那边的田德旺一看刘浪风轻云淡的样子,顿时怒气冲天,叫道:“把这小子给我赶出去!”

立刻有几个年轻人,应该是田德旺的侄子,冲上来推刘浪,然而,推了几推,竟然没有推动。

开玩笑,刘浪要是被几个生瓜蛋子推动了,那也就不用混了。

每周回家一次

稍稍犹豫了一下,刘浪还是动手了,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连挥几拳,田家那几个年轻人立刻躺在地上哀号起来。

田德旺一下就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那几个侄子怎么一下子倒了?

刘浪其实不想把事情闹大了,但是对方追着他打,他也不能不还手。身形一闪,刘浪就到了田德旺面前。

所谓擒贼先擒王,一切事情都是这老家伙弄出来了,刘浪必须给他一点教训,要不然的话,他还会在这小山村里为非作歹。

一把捏住田德旺的肩膀,田德旺顿时没了反抗能力,刘浪的手指仿佛扣进了他的骨头缝里,让他全身酥麻。

像拎小鸡一样,刘浪拎着田德旺直接出了院子。

田家人一看这情况,赶紧跟了上去,只不过有了经验,知道刘浪是个高手,再也没人敢冲上去动手。

田家村依山而建,村边就是悬崖,虽然不是那种直上直下的,但是落差也有上百米,如果滚下去,不死也得重伤。

刘浪掐着田德旺的肩膀,直接就把田德旺悬在了悬崖的半空,田德旺往下一看,差点儿没吓死。

田家人包括裴壮,都是大惊失色。

“刘浪,别冲动!”裴壮大声喊道,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家里的事,闹出人命,如果刘浪真把田德旺扔下去,那肯定要被抓起来判决胜千全市发生涉及机动三轮车的道路交通事故8500余起里之外”。同时刑。

刘浪没理裴壮,而是面向田德旺。

“我再问一遍,是要钱,还是要人?”

田德旺都吓尿了,“要人,不不不,要钱,不不不,只要你放了我,钱我不要了,人也不要了,我再也不打小萌的主意了。”

“说话算话?”刘浪冷哼道。

<在相关人员对其进行法制教育后p> “算话,绝对算话。”田德旺闭着眼嚷道。

“那就好,记住了,我想弄死你,有一百种方法!”刘浪放了一句狠话,这主要是为了裴家。

如果不好好吓一吓田德旺,说不定这老家伙贼心不死,又找裴家的麻烦。

“噗通!”

刘浪将田德旺扔到地上,田德旺脸色苍白,大口喘着气,想站起来,却发现腿脚根本就使不上劲了。

一直在旁边的田家人赶紧跑上来扶起田德旺,然后像看瘟神一样看着刘浪,显然,刘浪不发话,他们是不敢走的。

“回头,我会让裴壮把钱还你们的,两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们以后最好老实一点,千万别让抓住把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虽然田家人人品不咋地,但是刘浪不想让裴家落人口实,所以,那两万块钱还是要还的。

“是,是”田德旺再也没有刚才的嚣张,一个劲的点头。

“滚吧!”刘浪摆摆手道。

田家人如蒙大赦,一溜烟地跑了。

一旁的裴壮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说道:“这就完了?”

“你还想怎么样?走吧!”刘浪呵呵一笑。

裴壮如梦放醒,和刘浪肩并肩向着家里走进,一边走,一边问刘浪:“刘浪,你是不是练过功夫?太厉害了?能不能教我,我如果跟你一样能打,田家就也不敢欺负我们了。”

“放心吧!如果他们不傻的话,以后不会再找你家的麻烦了。至于功夫,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以后有机会我会教你。”刘浪拍拍裴壮的肩膀说道。

回到家之后,裴壮将刘浪如何武力制服田德旺的事情,绘声绘色地跟父母以及妹妹说了一遍。

裴萌瞪着两只大眼睛,怀疑道:“大哥哥,你真的那么能打吗?”

刘浪一笑,“还行吧,至少对付十个八个普通人没问题。”

裴萌立刻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刘浪,不过这一次不是无敌桃花符的作用,因为刘浪根本就没带无敌桃花符。

裴家的事情处理完了,刘浪决定告辞。

听刘浪要晚上进山,裴壮直接拦在门口,“刘浪,今天你就算说破大天来,我也不会让你走的,你是不知道,那野兽太厉害了!只一口,就能咬死一头小牛犊,这可是我亲眼所见,你现在进山的话,肯定会成为那野兽的猎物!”

窦性心动过缓是什么决定的
广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梧州白癜风最好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