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代表悟空看私聊第一百三十九章郭大路变成蝴蝶飞

2020-09-17 13:31:24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悟空看私聊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郭大路变成蝴蝶飞走啦

派瑞刚才对郭大路进行的是高阶混乱催眠。

他走向郭大路,是以一种逼近的姿态进行,为的是给郭大路的心里造成一种压迫感,接着他分析安红豆被催眠的三个原因,但实际上却只说了两个。

在郭大路好奇地问第三个原因时,他突然看起手表,给了一个“马上到睡觉时间”的信息,让郭大路有些莫名,同时又给了他一个“睡觉”的心理暗示。

之后一次递手表、一次扔手表,像是在戏耍郭大路,其实是为了打断他的机械反应,让他进入到一种心理学上所谓“能量最低点”的状态,然后抓住这刹那的机会对他进行催眠。

就好比平日里,你和朋友出去游玩,到了某个优美的景点,你突然拿出对准朋友,朋友下意识地觉得你在拍她,配合地摆了一个pose,但随即你接起了或者其实是在自拍。

这个时候,你朋友的大脑就会出现当机状态,只不过时间极短,可能不到半秒,只有大神级的催眠师才能抓住这一瞬间进行催眠。

派瑞刚刚对郭大路催眠的铺垫原本做得很充分,郭大路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郭大路接到他的催眠指令后,居然仅仅只是打了一个哈欠,而且事后观察,那个哈欠都好像是对方在故意配合他一样。

“如果我会催眠的话,我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对你进行反催眠,不过可惜,我真的不懂催眠。”

郭大路拍了拍派瑞的肩膀笑着说道。

派瑞心道:“果然!”神情多少有些沮丧,多少年没失手过了。

大家重新落座,郭大路示意霍玉婵把安红豆带回房间,红豆当然不肯,一副赖定了郭大路的样子。

郭大路道:“红豆如果你不听话,蝴蝶就不会再去翠玉谷了。”

安红豆一听,立即“哼”了郭大路一声,用手点着他一字一顿道:“你说话要算话好不啦!”

郭大路扬眉道:“那也要看你表现。”

安红豆伸着脑袋做愤怒状,瞪了他几秒,然后不情愿地跟霍老师进屋去了。

留心看完两人这番交流的派瑞先生突然对郭大路抱歉道:“郭先生,我误会你了,你的确没有对安小姐进行催眠。”

从安红豆刚才的反应来看,她拥有非常清晰准确、独立自主的意识,举止行为皆非受他人指使,郭大路也没有报出任何特殊的催眠词来控制安红豆。

“我的确有办法让人陷入沉睡并暂停该商行内的活禽交易。扑杀后,但那并不是催眠。”郭大路坦诚道。

“噢,那你用什么办法让人进入睡眠状态,郭先生?”派瑞先生立即来了兴趣。

“按摩。”郭大路答道。

“按摩?”

四位专家,包括安茂行在内都是面露好奇之色,因为通过按摩让人进入睡眠状态实在是一种很普通的方法,一般的按摩师就能做到。

郭大路点点头。

安茂行恍然道:“刚刚红豆突然睡着,是小郭先生你的特意安排?”

“对。”郭大路承认。

“但你并没有和红豆接触啊。”安茂行侧身望着郭大路。

“距离适中的话,不必肢体接触也同样能做到这一点,想必安先生对此并不陌生。”郭大路面带笑意地说道。

“气功!”安茂行脱口道。

郭大路点点头。

关于郭大路是气功师的事实,安茂行第一次见他就已经猜到,只是没想到他在气功方面的造诣竟然能精深入微到这个地步。

沉吟良久的白弘博士这时接道:“但只是按摩睡觉就能有这样的效果,同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郭大路笑道:“当代社会,人们越来越重视养生,但其实最好的养生就三个词,喝水、睡觉、多运动,所以不要小看睡觉。”

“你是造梦师。”老教授古尔德这时突然接依次乘车。通州区交管部门表示道。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

派瑞道:“我同意古尔德教授的判断,郭先生是一位手段高明的造梦师。”

郭大路微笑默认,造梦、盗梦在嫁梦面前虽然只有做小学生的份,但至少是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身份。

“梦境是心灵的剧场,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如果能进入一个孤独症患者的梦境,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派瑞又开始了他的实力解说,“但据我所知,如果没有仪器的辅助,现如今还没有人能做到直接干涉他人梦境的地步,所以我很好奇郭先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这个问题价值一亿刀,派瑞先生果真要听?”郭大路笑道。

派瑞忙举手道歉,“对不起,郭先生,这个问题涉及到您的隐私,我不该发问。”

郭大路微笑摇头,他现在的确还不想把嫁梦的秘密跟其他人分享,因为分享出去大家只会更迷茫。

会诊进行到这里,基本告一段落,郭大路造梦师身份的曝光,让其他几位专家再无话可说,心理学家、催眠师都是公开存在的职业,无论是理论还是实例,都能找到大家可以共同参与的话题,但对于造梦师,他们却所知极少,连具体讨论的切入点都没有。

郭大路告辞离开之后,几位专家又聊了一会,但始终不得其法,各自回房间上搜索,但也只是搜到一些影视作品,并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真实案例。

古尔德教授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沉默了半晌,然后打开email开始给一位同事写信。

……

第二天晚上,郭大路带着装备来到云端酒店,一包安神茶。

四位专家明知这里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情,但仍旧没有离开,他们选择了围观,他们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近距离观察造梦师施展神通的机会。

不过围观的结果并不那么令人满意,因为郭大路除了喝茶聊天,没有显露任何特别的手段,跟安红豆的对话也十分低龄,瞬间将他们带进动画片的世界。

等安红豆进入睡眠状态时,大家以为郭大路终于要出手,结果他仍是坐在那里闲聊。

“安小姐已经睡着,郭先生……你要开始工作了吧?”程宗明提醒道。

“正在进行啊。”郭大路笑着说道。

实际上,安红豆睡着不久后,郭大路就已经进入她的梦境,这次他没有幻化蝴蝶,而是直接以本尊形态出现在翠玉谷。

他和安红豆并肩坐在山上,一言不发,安红豆也不说话,先是看着郭大路微笑,然后轻轻摇摆着身体哼着那首旋律动人的歌谣,歌声在山谷中回荡,徘徊,余韵悠长……

一时清风徐来,拂过绿草如茵,林中几只黄莺,忽而展翅飞起。

郭大路站起来,身体迎风一旋,化作一只彩蝶,翩翩飞走。

安红豆也站起来,一路追去,蝴蝶带着她穿过草地、穿过树林,最后来到那栋城堡前,然后她看到爷爷、爸爸、妈妈和霍老师正站在城堡前,对她招手,喊着她的名字。

“红豆,快过来。”

她抬头去看那只蝴蝶,发现蝴蝶早已杳然不见踪影,怔了半晌,转过身,像一头快乐的小鹿朝爷爷爸爸妈妈和霍老师他们奔去。

……

“郭大路变成蝴蝶飞走啦!”

安红豆从梦中醒来,轻声说了一句。

旁边的霍老师问:“红豆你说什么?”

“霍老师,郭大路变成蝴蝶飞走啦……”安红豆转头看向霍玉婵。

霍玉婵:“呃……”正不知如何接话,看到红豆突然张开双臂要和她拥抱。

霍玉婵的鼻子莫名一酸,忙上前拥住她这位让人怜爱、心疼的学生。



宿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宝宝经常受凉怎么办
内江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