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在墙之外第十二章明争暗斗营养

2021-01-15 03:21:35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在墙之外 第十二章 明争暗斗

“臣君大人,我跟您解释过很多次了,云陌威的事跟我没有关系,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墨臣君云淡风轻的泯了口茶,笑看着面前努力忍住咆哮的刃风黎,将一盏白茶推到他的面前说:“风黎大人勿要动怒。消消气。这是我好不容易搞来的白茶,尝尝看?”

刃风黎十分无语的一手敲在桌子上,整个桌子随之一动,忍着怒气说:“臣君大人,云陌威是珷血之一谁不知道,云陌威的尸体丢了谁不清楚?但这件事任何知道珷血的人都有嫌疑,您凭什么怀疑我。难道说,那尸体是你藏起来的,有意嫁祸于我贼喊捉贼?”

“噗……”墨臣君呛了一口茶:“风黎大人真会血口喷人。”

“您何尝不是呢?”

今天刃风黎只不过是路过这里,半路遇到两个对自己又吼又咬的小妖,于是便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刃风黎本惊奇与这群山之间与瀑布相连的美丽景色,却发现这风景中有一丝不和谐的生物。

墨臣君。

明明你在我的地盘占这么块地方就算了……还一直逮着我不放?!!!!

刃风黎无数次想甩袖子走人,但墨臣君偏偏很贱的搞了个幻境,让自己无数次又只能回到这个鬼地方。

尤其是那个瀑布……出不去就算了还弄我一身水……?!!!

“又想走了?风黎大人大可使用力量突破。我刚好想见识一下风黎大人是人是妖是鬼呢。”

“臣君大人认为我会蠢到在这种地方体现能力?被看穿心思的刃风黎不爽的摆摆头,离开位置随便一走道:“既然出不去,那我就随便走,幻术终究是幻术,还怕出不去?”

墨臣君依旧淡笑的泯了口茶,忽然一惊。

“风黎大人等等!那个方向是……!”

墨臣君话还没说完,刃风黎就忽然在稳稳的地面上一下子踩空,墨臣君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回来,却因为中心不稳打翻了茶具,直接栽在了刃风黎身上。

白色的茶水洒了刃风黎一脸,对方火冒三丈的看着他,眼神完全已经从“尚有商量余地变成了”,“这人必须死”

“风黎大人……那里是幻术……”

此时的墨臣君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还压在刃风黎身上。

“墨臣君!”刃风黎彻底咆哮起来:你现在在墙外怎么叱咤风云我也不管了!但请你在我面前还是注意一下言行举止!”

“在下明白了。”

“……那你还不起开!”

墨臣君缓缓的从刃风黎身上起来,行了个礼说:“风黎大人,今日是在下有错在先,请风黎大人勿要怪罪,您可以离开了。”

眼前的瀑布骤然分成两半,原来的路显现在刃风黎眼前。刃风黎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十分不悦的说:“那在下告辞了!”

偏偏墨臣君还死不要脸的来一句:“风黎大人若是不急,可否坐下来陪 我们喝了都没事在下喝喝茶?”

“killk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恕在下告辞!”

刃风黎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过头:“云陌威的事,你泄露了?”

墨臣君拿着茶杯的手又是一抖:“在风黎大人看来,在下就这么愚钝?”

“呵,这我倒是不担心。”刃风黎顿了顿,忽然语风一转:“天泽夜的事,你打算瞒陌元霜多久?”

“既然她现在有‘哥哥’的希望,何必破坏呢?”

“这不是破坏不破坏的问题。墨臣君,天泽夜比陌元霜小一岁的事她迟早会知道,你想瞒多久?又能瞒多久?”

“那就把威儿的尸体找出来啊。”墨臣君忽然严肃起来,猛拍一下桌子。“找完善纪委派驻机构统一管理到威儿的尸体,某些事简简单单就能抹杀!”

“你真当云陌威的尸体是要找就找的?刃风黎也开始发怒了:”他现在除了自己是‘白影’,其它一无所知。你就算想借尸还魂,也得找到他的记忆才做得到吧!”

两人在气势上都不输给对方,一股骇人的气势从天而降。

“墨臣君,你觉得让天泽夜站在你那边的几率是多少?”

墨臣君淡淡一笑:“百分之百。”

“呵……”刃风黎冷冷一笑,穿过瀑布。

“好自为之。”

墨臣君淡淡一笑,眼神十分敏锐的扫了一眼迅速从瀑布上离开的影子。

一直红色的大鸟和一直白色的猛虎终于悄悄出现在墨臣君身边,正是纠缠刃风黎那两只俄罗斯2007年实施了“母亲基金”项目。

“主子,天凌飞的人又来偷听了。”

“放心,有屏障呢。”

“主子,我看要不我和朱雀也变成人形去反侦查怎么样!”

“那可不行呢,你俩朱雀白虎,怎么可以干这种事,况且天凌飞怎么可以有我这么好说话,去了回不来怎么办。”

“主子说得对,白虎你别那么莽撞。”

“知道了知道了!”

墨臣君把两兽支开,同时摸了摸他俩的脑袋问:“那个鼎环和朔奇,查清楚了没?”

“回主子,那两人似乎是环狗和穷奇的后裔。至于那个孤雅和独雅,普通蛇妖而已,构不成威胁。”

“后裔?”墨臣君没有在意后半段,低头沉思了一下:“是重塑妖身了吧,假装成不是本人的样子,其实就是山海经里的那两头凶兽吧。”

“主子明察秋毫。说起来主子,你打探清刃风黎的身份了吗?”

“这个啊,”墨臣君故弄玄虚的笑了笑:“知道了哦!”

“那您快说!”

“是妖怪,还是很厉害的妖怪哦!”

“请主子不要说废话。”

“哈哈,”墨臣君笑笑,转瞬间又恢复了严肃:“从他那对冰蓝色的眸子来说,应该是幽龙一族。”

“但是幽龙一族……”

“我知道,”墨臣君顿了顿:“幽龙一族的妖力外泄,他不可能藏得这么死。能做到这样隐藏妖力的,只有青狐了吧。”

“但……但那两族不是死对头吗?不可能是杂交啊!”

“杂交的生存率本就很低,绝不可能现在还一手遮天。况且他身上,还是残留着当年那个青狐妖王的气息,根本说不通。”

“那,有必要除掉他吗?”

“唉?”墨臣君淡淡一笑,回想起自己栽刃风黎身上那一幕。

“不用了,说不定是盟友呢。”

————

刃风黎快步回到墙外总部,在孤雅独雅诧异的目光中无奈的坐在了指挥席上。

“风黎大人……您的衣服……?”

“半路碰到一神经病。”刃风黎无语的锤了锤额头问:“还是来监视了?”

“对,天凌飞的人。”

“嗯,别管就行。查到关于墨臣君的资料了吗?”

“没有,查无此人。”

“果然……”刃风黎咬咬牙:“今天我碰到他了。”

“那您的推断呢?”

“他?”刃风黎闭上眼回想了一下:“他身上有一点很可疑,他那身黑色的道袍,阴气很重,似乎是想压住什么一样。尤其是眼睛,明明不是看不见为什么要遮住。”

“那他是鬼?”

有友还提出 “不可能。”刃风黎一口咬定:“我见到他时是在一个灵气极重的地方,要真是鬼早魂飞魄散了。总之不能大意。”

“是!”

“陌元霜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孤雅和独雅同时一惊:“我……我们……”

“好好说话。”刃风黎最看不惯人说话磕磕绊绊:“她没有下手的价值,用她来抢到天泽夜根本不可能,你俩直接汇报。”

“是。”孤雅独雅明显松了一口气:“她暂时把我们当朋友了,不过按我俩看,她的能力仅限于墙外倒数第一。”

“正常。你俩继续盯着天泽夜。”

“那墨臣君?”

“那神经病?”刃风黎眼前又出现那家伙阴险的笑容。

“先留着吧,那家伙,背地里阴险的精明着呢。”

————

鼎环和朔奇轻巧的落在屋顶上,对着黑影行了个礼。

“回来了?说说收获吧。”

“大人,我去探查一番,发现墨臣君和刃风黎好像在打什么鬼主意。”

“哦?听到内容了?”

“没有,他俩开了屏障。”

“臭狗你怎么这么怂!是我就冲进去砍了他俩。”

“唉,那可不行哦小奇。先不说你俩打不打的过,他俩留着,大用处呢。”

黑影盯着房顶下的天泽夜和雀昭焱,扬起了笑容。

“对弈,总要有对手。”

乌海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长沙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
宁德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