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史上第一方丈第一百七十章结束营养

2021-01-15 03:20:18 来源: 哈尔滨家居网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七十章 结束

(今天推荐票少了快3分之1,一言不合就不投票啊。)

屋内有些沉默,被十几个带着恶意的人盯着,一般门票20元。被问及寺内是否有看相算命的风水大师时人多少有点紧张。素问与韩一铭还好,刘在山的那个小弟,也就是众人来时的司机,虽然努力做出凶狠的模样瞪着对方,可额头已经流下汗了。

好在没等多久,素问就听到有脚步声和拖行的声音。

随后门被推开,刚才出去的男人和另一个人驾着一个人进来,随后往地上一放,就站到素问等人身后。

“愣子?”刘在山回头看到地上的人一身伤痕,一点动静都没有,顿时喊了起来。素问伸手试了一下,还有呼吸,只是昏了过去。不过整张脸已经看不出样貌,身上也有很多血痕,双手在背后被手铐铐起来。

“你看,人活着,也没缺胳膊断腿,我还是挺客气的。”黑狗歪着脑袋看着几人。“现在,你是想带他离开呢,还是和他一起留在这儿?”

“黑狗,让我们离开,今天这事就算结了。以后我们不在东港道上混了,与你再无想干。”刘在山检查一下,放下心来。愣子虽然看起来伤势很重,实际上都是外伤,用不上一个月就能养个七七八八。

“呵呵,你可真能说笑啊。”黑狗仰头笑了两声。“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天真?你当我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二百万虽然不多,但也是兄弟们玩命赚来的。就把你逼出东海,跟我了解客户需要什么有什么好处?”

“我若是不同意是不是要杀了我们?”刘在山目露凶光瞪着对方。“就不怕崩了牙?”

“黑狗大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有一身功夫,不然你们那么几个人凭什么值二百万?”

“不过你们几个就能崩掉我的牙,那我也白混这么多年了。”

“杀了我们你有什么好处?”素问在旁边突然问了一句。

黑狗歪着脖子将目光转向素问:“小子长的不错,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现在不少人都喜欢这样的。”

黑狗话一说完,周围十几个人都跟着笑了起来,笑声中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果然是什么样的老大有什么样的手下啊。老大单纯,小弟也这么白痴。”黑狗狞笑道:“什么好处?我开心啊!我花个二百万买几条人命开心开心。”

黑狗没把素问放在心上,又把目光转到刘在山脸上:“我耐心有限,给你1分钟,是一起去游泳还是一起发财,你选吧。”

素问将金钟罩运转全身,口中话语传进所有人耳朵:“不用选了,动手。”

原来还考虑人被扣在对方手上几人怎么把人救出来,结果就新疆北部、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吉林中东部等地有小到中雪(雨)或阵雪这么大大方方的交给自己几人了,倒省了不少麻烦。想来十几个人还带着武器,黑狗本人功夫也很好,自然不担心有什么差错。

话音刚落,素问返身一腿横扫在身后那人的腰上,直接横飞出去。

刘在山在素问话音一落,就直冲向黑狗,只冲到一半就被人拦了下来,同时十几个人抄起身边的球棒和砍刀朝着几个人围了过来。

素问将外衣甩到地上,完完全全硬抗下对方的攻击,棍棒砸在他身上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动作虽然不快,但力量极大,每一拳一脚都有一人被打飞出去。

而韩一铭则是另一种,出手又快又狠,每一击都打在对方要害,就是一个人倒了下去。

素问正踢开面前的人,后背忽然感觉发寒,想都不想就地打了一个滚。

“噗”,一声轻响,墙面上突然多出一个洞来。

素问身体在地上一跃到一人身后,一拳砸在他后脑上,又提住衣领挡在身前。

黑狗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枪口斜指向素问的方向。

“功夫不错,跟我赚大钱怎么样?”黑狗歪着脖子问,对于手下几乎全都被人打倒这事显得并不紧张。

素问用眼睛一扫,刘在山还被那人拦住,而韩一铭虽然占着上风,但毕竟是空手,而几个对手中有一个拿着长刀的功夫很好,在其他几人的帮助下勉强抵挡。

眼睛余光扫了一圈,了解了场内局势,也不答话直接把手中的人往黑狗方向一推,一百四五十斤的人体被他直接砸向黑狗。紧接着一脚踏在地面上,跟着窜了过去,楼下包厢的人只感觉一震,差点以为地震了。

素问才跑了几步,就看到黑狗的枪口又指向自己,丝毫不顾及空中的手下,接连开了数枪。

素问连忙跃至空中将身体团了起来,同时在前面的身体上撞了一下,空中的人本来已经开始下坠,被这一撞又加速砸向黑狗。

“噗噗噗噗”

黑狗打完了枪里的子弹,空中的人体已经和筛子一样了。

将手中的枪随手一扔,黑狗从椅子上站起来躲开撞过来的尸体,一连数拳朝素问轰了过去。

素问不躲不闪,同样一拳还回去。

这黑狗倒和素问路子差不多,走的刚猛一路,可拳头砸在素问身上如同打在木头上一样。虽然看到素问用身体硬抗棍棒,但仍然没想到自己打上去会是这样的结果,被素问一拳连牙都打飞。

黑狗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素问已经赶到面前又一脚扫在黑狗脸上,再次扫飞出去。

“停手,停手,人你们带走。”黑狗这次在地上还没起来就连忙喊道,只是口中流淌着血和唾液的混合,牙齿也少了一半,说话含糊不清,哪还能看到刚才胸有成竹的模样。

可垂下的目光中却闪烁着凶光。

素问对于他的话语毫不理会,在他朝自己手下开枪的时候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心性是何等薄凉与凶恶。

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提到自己面前,黑狗口中说不出话来,可看向素问的目光仍然充满杀气,这种凶性哪怕他想掩饰也是掩饰不掉。

素问将他后脑砸在墙上,黑狗顿时晕了过去。

将黑狗提回来,略一犹豫,随后眼神一冷,仍然将黑狗的后脑重重撞在墙上。

“咚”,素问看着墙上的鲜血,将黑狗随手扔在地上。自己的手劲自己清楚,这一下黑狗是肯定活不了了。

虽说出家人不杀生,但有时候惩恶就是扬善。这样的人活着还不知道多少人遭殃,虽然他死了还会有别的人爬上来,但总比这样一个心性薄凉而且残忍成性的人要好。

素问转过头去,那面韩一铭已经将几个人料理干净。当素问击倒黑狗的时候,韩一铭的对手立刻分了神,这一下就被韩一铭找到机会击倒两人,剩下的就更不是他的对手,加上看到黑狗被素问虐打心里慌乱,几下就被韩一铭收拾掉。

而刘在山的对手此时想跑,可被刘在山缠住,韩一铭上前两人夹攻,那人没撑过两个回合同样被打晕在地。

素问捡起帽子戴在头上,又将外套穿上,拿出打了个。

肖立明离开东海已经几个月了,完全没想到素问会给他打。

不过在素问说明原委之后,立刻告诉素问可以离开了。虽然离开东海了,但这点事情还是能安排妥当的。

外面还有两个人在外面,早就察觉屋里的打斗。不过一来在外面打不开,二来也没想到十几个人会收拾不掉四个人。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两人看到素问的目光充满错愕,还没有别的动作就被素问直接打晕。

素问走在前面,韩一铭在中间,刘在山和另外一人搀着愣子。

出来的时候酒吧里面人多了不少,素问扫了一眼没看到进来时看到的女孩,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一个男子搀着一个女孩在前面,而那个女孩看穿着正是见过两面的,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

从进去到出来不过20多分钟,通常一个人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喝的人事不知,那原因就八成是被下药了。

哈尔滨阳痿
济南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太原治疗卵巢炎费用
本文标签: